如果說現在夜晚還年輕,我站在天還光亮的九點街道上,想著"夜晚還真的是很年輕"。在這個地方,夏夜來臨得特別晚,有時到了九點鐘都還只是像台灣的傍晚,有點灰灰濛濛的,但還是光亮。

九點的Ithaca,我將在這個晚上參與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party,不是很fancy的那種,只是想要hang out。下午三點到五點半是MMH的wine BBQ,率先喝了白酒、紅酒、Rose;轉去park參加CTSA幫PAUL舉辦的Farewell BBQ,很有台灣味,讓人感到異常的懷念;回到家換了件衣服,把溼透的牛仔褲掛在椅子上確認沒有沾染到我的床又衝了出去,對Brian的皮椅我感到抱歉;接著是Caco家,第一次的嘗試讓我眼睛漸漸布滿血絲,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跟大麻如此接近,既然見不到真人,那就用這種方法聊以慰藉吧!又繼續喝酒,感到自己dehydrate,可是沒有水只好拿酒,像是不得不一飲而盡的毒藥一般;轉去Derek家看到了可愛的貓咪,再繼續喝了幾杯;終於一行人要去commens跳舞,我說那像是ithaca的zouk。

在哪間店呢?我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看了看手錶時間還早,漫長的夜晚卻顯得很年輕,走入電音與少少光束掃射的club,開始微微晃動身軀,趨近櫃台點了酒,五個taquila shot和一次的bomb之後我還清醒,我懷疑它們的酒有摻水,但是美國的酒真是便宜。眼中的血絲愈來愈多,我感到自己的臉愈來愈蒼白,走進舞池像是沒有意識跟著群眾行動的殭屍一樣,隨著音樂晃啊晃,我注意到藍色的光束打在每個人的臉上,是一群群蒼白的鬼,而我也是那有著慘白臉色的鬼之一。

我們晃著,笑著,搖擺著,但是若往下看的話卻發現每個人的腳都很鎮定地黏在地上,上下半身恍若是兩個不一樣的世界。我懷疑自己還太過於清醒。然後有個高大的人往我這邊走來,但我只想have fun with friends,所以像朋友們投射出求救的訊號迅速地逃開。雖然沒有甚麼,但我知道自己帶著一張蒼白的面具,舞動。

雖然跟1976沒甚麼關係,但不知為何就是想到了這首歌,或許是因為蒼白,或許是因為想要表現自己依然堅強,或許的原因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然後擁抱著,用力擁抱著,為過去的蒼白起舞,打開收音機,we dance day and night, day and night, day and night!

[1976-蒼白之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yfire0527 的頭像
kayfire0527

*飛躍海峽的眾多台勞之一*~阿火in Singapore!

kayfire05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