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情況急轉直下,我從來沒想到跟Ginger的緣分如此短暫。在六號半夜喂完了最後一管牛奶,我拖著疲累的身體爬回床上小憩,從3號開始每兩個小時就要爬起來一次真是把我累壞了,可是我心甘情願。每天記錄著他的體重,但是這些記錄卻讓我很擔心,從第一天的100g,每天每天往下掉,我不知道還能幫她做什麼。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的心涼了半截。

IMG_4509  

他流血了。終於臍帶掉了,卻掉得不是時候。小貓還不會控制自己上廁所的時機,所以常常睡覺的時候就會尿尿。事後想想有可能是臍帶的傷口感染了吧!但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是為什麼了。

就這麼一天,Ginger不吃不喝,硬逼著灌食也沒有用,大部份的牛奶就從嘴角又流出來。整個人軟趴趴得沒有力氣。我急了也不管當天其實自己身體不舒服有點小發燒,攔了一台車直奔朋友介紹的寵物醫院。醫生說:“他今天肯定會走的,看你要把他留下來安樂死或是帶回家吧!”

那家寵物醫院其實很好的,他們說他們什麼都沒辦法做,也沒辦法打針或是打葡萄糖,因為小貓實在太小了,找不到血管。沒辦法施藥,因為所有的藥對他而言都是劇毒。醫生留我在診間陪著Ginger.....原本該收的診療費也沒收。我決定帶著Ginger回家,我願意在做最後的嘗試與努力,因為Ginger也很努力地想要活下來,不是嗎?

IMG_4512  

晚上八點仍然沒有起色,前一天還生龍活虎的Ginger也不過就一天就瘦得不成樣子。我急得哭著打電話給養貓的朋友,看看有沒有營養品或是任何東西可以讓他有食慾可以多吃一點的都好,雖然希望渺茫。醫生說他的味覺還沒發育出來,所以在醫院的時後濕灌頭的湯汁也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晚上十一點,跟朋友要來了蜂蜜,急急忙忙調和了蜂蜜水喂下去,終於有點起色了,微弱地喵了兩聲,我重新泡了貓牛奶,混著蜂蜜水喂下去。從凌晨兩點開始,我不敢離開他,不敢鬆手,彷彿是要用自己的手試圖攢住一點一滴流逝的生命。情況好了一個小時,但是又惡化了,這次蜂蜜水也沒辦法讓他再更有精神一點。我放棄灌食,因為那只是讓她更痛苦吧!整個身體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頭頸像是斷了線的木偶隨著我的手擺動的方向晃動,還有點微弱的呼吸,可以清楚地看見肋骨的起伏。

此時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只剩下加熱暖袋,確保他是溫暖的,至少在離開之前不要是淒涼的。我輕輕摸著他,好像每一次撫摸都是壓在他身上的重擔一樣,我怕把她脆弱的身軀壓得支離破碎。聽著他的呼吸間隔,有時真讓我擔心是不是這秒她就不在了?輕輕告訴她我很愛她,雖然只有幾天的時間而已但我真的全心全意地愛護她。

5/8半夜兩點多,Ginger的手腳已經開始僵直,雖然還有呼吸,但是異常微弱。我輕輕按摩他的手腳,在她的耳邊說讓她好好走,雖然只有幾天的時間,但我很高興有她的陪伴。

”Ginger"我輕輕喊著她的名字,一如往常。"i love you and i hope you know that. Please find me in your next life or let me find you. Okay?"

像是回應我一樣,Ginger以極其微弱的聲音吐出了一聲喵。這是我最後聽到她的聲音。

 

 

 

但事情總是會有轉機,你如果用力地祈求,必定會得到回應。和Ginger的故事還沒結束。

kayfire05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